首页 » 二胡乐谱

西陲哨所里的新年心愿

2022-01-22 00:36 123 中国乐谱网

原标题:西陲哨所里的新年心愿

����新疆伊犁军分区“冰川”哨所官兵巡逻。 刘郑伊摄

落日的余晖在天边的冰川上做着最后挣扎。渐渐地,一行人出现在晚霞中。他们像一群“白眉老人”,防寒面罩和眉毛被一层白霜覆盖,只露出一双双眼睛望着前方的哨所。

这是新疆伊犁军分区的“冰川”哨所。2019年1月1日,边防连官兵进驻这里。所以,2022年元旦既是新一年的开始,也是哨所的“生日”。

新 路

每次巡逻回来,“磕鞋”是官兵们首先要做的事情。跋涉在海拔3600多米的山路上,早晚温差近20摄氏度,一路奔波,鞋和裤腿会结成一块块冰坨。

清理完身上的冰雪,官兵们立刻钻进身后一间不足50平方米的房子里。这是他们在高山上的“家”。

吃过热腾腾的晚饭,一个日记本传到下士徐亚东手中。这是他第38次在本上写下一天的收获。

“我们每人每天轮流记录,称之为‘连史’也不为过。”连长彭诚文笑着说。

恰值哨所的“生日”来临,徐亚东决定在“连史”上写点有仪式感的内容。“那就记下我们的‘生日’愿望吧。”他心想。

拿着日记本,徐亚东找到了正在“磕鞋”的四级军士长谢部权。

谢部权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回答道:“我希望新的一年里,不用再背着给养爬山了。”

想抵达“冰川”哨所,必须穿过丛林和暗流,越过陡崖与山丘。这条蜿蜒崎岖的边防小路,是哨所官兵们唯一一条“生命线”。

每到冬季,频繁的降雪令“生命线”异常难行。在谢部权的心中,最难走的是一段坡陡达60多度的山路。

刚过险坡,又遇激流。谢部权和战友们手拉手艰难地走过一段300多米的冰河。“与其说是‘走’,不如说是‘爬’。”老兵说。

踏冰而行,已然成为官兵巡逻时的常态。他们想过很多办法,给结冰路面铺煤灰、每周凿冰清路,都无济于事。马走在上面打滑摔跤,只能靠人力。3年来,运送给养成为哨所官兵的心头大事。

“这些问题即将得到解决。”连长彭诚文说。几个月前,上级已经拨了修路经费,准备对20多公里巡逻路的路面进行拓宽和改造,对几处容易结冰的路段进行特殊处理。

按照计划,新年开春后工程队上山勘测,在下个冬天来临前,就能完成对哨所“生命线”改造。那时,砂石路变柏油路、窄路变宽路……怀着对“家”门口这条新路的期待,官兵们内心倍感温暖。

新 婚

徐亚东拿着日记本走进宿舍,看到中士刘小龙正拿着画笔,仔细地在一块石头上画着什么。他另一只手拿着电话,向那一头的未婚妻时程玲保证道:“等这波疫情过去,我们就结婚,这回真的是最后一次延期了。”

2021年,原定于7月回家结婚的刘小龙因参加比武竞赛,给未婚妻时程玲的保证落了空。后来,推迟到12月的结婚计划又被一波疫情打破。

在时程玲眼里,刘小龙变成一个爱“画大饼”的人。“他说要回来给我做可口的饭菜吃,还要带我去丽江旅游,这些我都拿小本本记着呢……”时程玲说。

“回家结婚,把诺言都兑现!”刘小龙放下画笔,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自己的新年愿望。

在“冰川”哨所,石头是最常见的东西。官兵们喜欢在石头上作画,用来对抗孤独。

于是,dongfeng-nissancenter.com,大大小小的石头画摆满了哨所,为白茫茫一片的“冰川”哨所增添了斑斓色彩。

现在,刘小龙画的是一个“婚礼现场”——石头上,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和身着军装的新郎偎依在一起。他打算把这块承载着美好愿望的石头带给时程玲,传递自己的爱意和思念。

当徐亚东问他心里是否想她时,这个一米八的大小伙儿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跟时程玲相处5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大部分时候,我许下的承诺都落了空,但她从来都没有和我真生过气。”刘小龙说,“以后有机会尽可能为她做些什么。真希望今年能和她把证领了,一辈子对她好。”

虽然想着要早点见到爱人,但这个元旦和春节,刘小龙还是选择在哨所坚守。“冬天执勤站哨、背运给养压力大,我身为指挥班班长,肯定不能这个时候脱离岗位。”刘小龙心里牵挂着未婚妻,也放不下眼前的“家”。

走出宿舍,看着刘小龙写下的那行新年愿望,徐亚东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不久前,战友们背着刘小龙,悄悄联系上了时程玲。大家商量着过年前把这位准军嫂接来,让他们在驻地县城领取结婚证。

很快,一场有“预谋”的久别重逢就要实现了……

新生命

来到平房后的小院,徐亚东找到了下士张彦辉。他正在为果树裹上厚厚的稻草,生怕出什么差错。

上一篇:河北省副省长有哪几个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