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戏曲谱曲

从乐谱中发现古典音乐的结构美

2021-11-23 02:12 72 中国乐谱网

让我们来读谱吧!——从乐谱中发现古典音乐的结构美

2017-08-13 22:40 来源:尚音爱乐

原标题:让我们来读谱吧!——从乐谱中发现古典音乐的结构美

愿象牙塔内的人多一点感性,象牙塔外的人多一点理性,或许能发现许多我们最熟悉却最陌生的绝妙,拾回我们失落已久的虔诚。

愿象牙塔内的人多一点感性,象牙塔外的人多一点理性,或许能发现许多我们最熟悉却最陌生的绝妙,拾回我们失落已久的虔诚。

从乐谱中发现古典音乐的结构美

让我们来读谱吧—— 从乐谱中发现古典音乐的结构美

载于《爱乐》2012年第9期

--|尚音爱乐|--

巴赫C大调赋格BWV 953

如何欣赏古典音乐?这是个被讨论过很多遍的话题了。从老一辈留下或深或浅的名曲解说,到今日美学家喊出“音乐何需懂”的口号,无不是为了普及古典音乐,为老百姓提供五花八门的欣赏方式。其实,无论是理性聆听还是感性聆听,或者说无论是听门道还是听热闹,我们都能够感受到古典音乐无处不在的结构美。不过听门道的除了用心感受,还会用脑子思考乐曲其中更多的趣味。如果你听古典音乐已经有些时日了,对各个乐曲的历史背景、演奏版本等文化因素已经很通晓了,接下来你还敢不敢尝试拿起乐谱,往乐曲的内部一探究竟?

幼年在父亲的影响下听过不少古典名曲磁带,可听了再多,记住的也只是那些调子而已。进了大学,在图书馆看到了杨民望先生的《世界名曲欣赏》和彭志敏先生的《柴可夫斯基交响曲》,这时才知道一部交响曲里是分几大块的,而自己以前听的时候居然从未留意过作曲家的层层布置,当真是牛嚼牡丹!遂向老师借来一堆总谱,跟着钢琴和弦乐声部边听边看完了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我竟像是第一次认识到那些熟悉的音流,未等曲末便抱着乐谱奔向琴房,在钢琴上摸索暗藏在乐谱中的密码,最后被锁在了琴房大楼里还未察觉。那晚的自己像是刚刚皈依的教徒一样,发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第二乐章

那时想象最幸福的生活,就是在一间小屋子里左边是满柜子的古典音乐CD,右边是满书架的乐谱,整日听乐读谱,此生无憾!可如今自己当真进入音乐学院学习、教学,满电脑的古典音乐资料比自己当年想象的那俩柜子还要丰盛的多,却时常被琐事牵扯,再难寻少年时虔诚的心态。但是,只要我有时间坐下来戴上耳机翻开乐谱,便立马能静下心来躲避在大师构筑的精神世界里,乐谱所带给我的真实感,即使在现场听交响音乐会也难以体会。

展开全文

从乐谱中发现古典音乐的结构美

作曲家科普兰

作曲家科普兰(AaronCopland,1900~1990)将音乐欣赏分为3个层面:一是感官层面,即纯粹地让音乐刺激自己的各种感觉;二是表达层面,即揣测乐曲表达的是什么内容、情感或事件;三是音乐层面,即在感受音乐的声音和情感的同时,进一步关注音符组合的方式,有意识地聆听乐曲的发展脉络。他说:

“如果街上的行人带着一定的专注度去听‘音符本身’,他最可能听到的是旋律。接下来引起他注意的很可能会是节奏,尤其是在音乐节奏很激动人心的时候。不过和声通常会被当做理所当然的事情。至于音乐有特定的曲式这个概念,他似乎根本就不曾想到过。我们应该对音乐的第三个层面有更加积极的意识,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聪明的听者必须最好准备,努力增强自己在音乐素材以及作曲家对素材使用方面的意识。必须更有意识地去听旋律、节奏以及和声,但最重要的是,他必须知道曲式的一些原则,从而可以追溯作曲家的思维线条。在音乐层面上欣赏音乐,也就是为了注意听所有这些元素。”

为什么科普兰如此强调曲式这个概念?因为西方古典音乐的结构(structure)传统太根深蒂固,我们如果不用大脑去认识乐曲的结构,就会在一团乱麻的音流中错过古典音乐中最精妙的部分。作为一位作曲家,他很清楚,自从作曲家这个行当出现,写音乐再也不是信手涂鸦,而是在一个个特定框架内组织音符的精妙艺术。即便是耳朵再灵敏的人,若不注意乐曲各部分的关系,也只是图一时之快,只能说他离音响很近,离音乐却很远。如果只是寻求感官或情感刺激,我想听摇滚、民谣或爵士会是更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