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戏曲谱曲

法比的钢琴课

2022-08-05 16:08 128 中国乐谱网

十二岁的法比是一位非常友善且懂礼貌的男孩,就读于一所人文中学。他已经上了四年的钢琴课了,出于各种不同原因我成为了他的老师。

在我授课的教室里我们初次见面。几句友好的寒暄后他把一本厚厚的琴谱放在琴架上,演奏肖邦的《B小调华尔兹》给我听,没有使用踏板,努力想把谱上的都弹对。他把演奏的音量都局限在 mf 。我对他期待的是:对声音的喜悦,灵巧的动作,脉搏的叩动,但它们似乎都隐藏在某处——僵硬的前臂肌肉,肘部向外的“防御式姿势”,或者不协调的坐姿,僵硬的手指,也可能是因为他总想着要“正确地”去做。

我们稍微交谈了一会儿,我告诉他说我很愿意收他为学生并和他约下一次的上课时间。他把他那本厚厚的乐谱夹以及一些常用的指法练习收起来,用手臂夹着。他说下一次也会把这些一起带来。

我们的第一首“新曲”似乎有些不值一提。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学习这首曲子不是我的目的,我只想和学生尽可能地熟悉起来。他会怎样着手这个曲子呢?在遇到一首新曲子时他的独立性如何?在解读乐谱时是否还有困难,节拍和节奏是否能很好地掌握,对技巧难点是否有意识,了解曲式吗?是否能有意识地使用躯体动作?我得到一个初步印象。

我们互相道别,约好了在下一节课上见,这时他忍不住问是否我们不会用他的厚谱本,不,我小心地说,我们将先关注曲子中会出现的问题——如果出现问题,我再示意加进去。尽管我的这些话使他有些不知所措,但同时也引起了他的好奇心。我很高兴我们的交谈开始了,因为没有哪种情况要比一位学生放弃自己更难。这时我开始“搭上钩”了,而不是用一种现成的办法来对待他。

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把一个几年来由不同精神力量形成的症结解开,这将是一个多么令人兴奋的过程啊:这个症结来自好奇心和恐惧,来自坦然和紧张,来自直觉和毫无把握,来自猜测和不理解,来自孩童般的顽皮和封闭——总是带着强烈的意愿去理解音乐本质,给予某种形式的内在创造力。

这时就需要去找到一个平衡点。当然其目标是,尽可能地发展学生的天资,尽可能去放松参与演奏的躯体部位——为他开辟一条符合他音乐追求的道路。连同他的忧虑和期望会被我一同带入他的个性化道路,过高的要求可能是毒药,过低的要求可能令他羞愧。

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他或许可以开始放手一些自己坚持的东西,产生对自己能力的信任。这可能会花些时间。

清楚理解作品中的音乐性思想内容,对作品有很好的解读过程,这两点非常有帮助。如果音乐的上下文内容很容易辨认清楚,是否在演奏时很难用简单的弹奏动作来完成呢?我马上想起了一种传统组合:一首作品带着简单的结构和不复杂和声以及适度的技巧性——热情的、简单的和明白易懂的。这是从海顿《A大调变奏曲》中挑出来的几首,清楚的原版印刷。对于钢琴课来说它有价值的优势在于:如果用原速弹,这些作品都是吸引人的演出作品。如果学生在经过了多年的钢琴课后有能力向大家展示些什么,而非捧着短小且不值得一提的某首小步舞曲出场,现在能够“正确地”完成那些以前的“错误”,这将为学生带来荣誉感。为此我们将两样事情很好地结合起来,对我来说,这对钢琴课很重要:对待作品要像对待学生一样公平。

教学模式

情况介绍:两架钢琴,法比坐在左侧,我坐在右侧,我们的面前放着乐谱。

谱例4-2-7 海顿《A大调变奏曲》

法比的钢琴课

老师:“我给你带来一首我很喜欢的曲子。你能认出这首作品的类型吗?”

法比思索着。

老师:“它是否看上去更像一首现代作品一首舞曲?一首奏鸣曲?还是它有浪漫主义风格?”

法比:“不,我感觉更像是莫扎特的曲子,可能是。”

老师:“对,这是一首古典主义作品,是海顿写的。请试着描述一下,你在乐谱中看到的或者你觉得特别的。”

法比:“嗯,有一些部分用了十六分音符和八分音符。

老师:“你说的对。还有一些四分音符也在里面,对吗?”

法比:“嗯,是的。我觉得这里是变奏。要我弹第一段变奏吗?”

老师:“好啊。(法比当然从主题,而不是从第一段变奏部分开始弹。在弹到双小节线那里我打断他)。你是从主题部分开始弹的,很好,这个开头比直接从门跌进房间要更好!一共有多少段变奏?”

法比:“有六段,外加主题部分。”

老师:”好,那让我们从主题部分开始。这首作品是什么调的?“

法比:“三个升号,就是A大调……还可能是小调,但我觉得是大调。”

老师:“好,那我们现在把它找出来。左手部分是八分音符三连音的分解和弦,请先把它们弹成和弦,这可以使我们更好地理解其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