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戏曲谱曲

独奏音乐家们在舞台上一定要背谱演奏吗?

2022-08-05 16:32 178 中国乐谱网

独奏音乐家们在舞台上

一定要背谱演奏吗?

独奏音乐家们在舞台上一定要背谱演奏吗?

▲图片源自插画艺术家Maria Corte Maidagan,转载自BBC音乐杂志

如今的古典音乐会上,独奏家们通常都是背谱演出——这种演出方式并非音乐史上历来的传统,而是19世纪由李斯特开创的“新风尚”。然而,与李斯特同时代的肖邦,却坚决反对这种所谓“风尚”—— 这似乎令人吃惊,毕竟如今的钢琴家们大多已经将肖邦的不少作品背诵得滚瓜烂熟。

BBC广播主持人、专栏作家汤姆·塞尔维斯(Tom Service)近日撰文,从全新的角度出发,肯定了“看谱演奏”的合理性, 并认为演奏者们应当有选择背谱与否的权利。

原题 | Why do musicians memorise music?

原题 |And should they...?

作者 | 汤姆·塞尔维斯(Tom Service)

编译 | RealMusic 甘磊

来源 | BBC音乐杂志;MusikAir.com

本文共计 1275字,预计阅读时间 5分钟

为什么职业的古典音乐家们需要背谱?从小提琴帕蒂塔组曲,到钢琴协奏曲,vxtera.com,再到奏鸣曲、交响曲,为什么我们需要“背诵”整部作品?所有这些数以千计的音符,几乎无一例外地刻进了众多独奏家、歌唱家、管弦乐演奏家和指挥家们的大脑和身体, 他们几乎可以随意演奏巴赫赋格或柴可夫斯基协奏曲的任何一小节,没有犹豫、偏差或重复。

演奏家们背谱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迎合观众”,毕竟观众们十分享受这些记忆的“壮举”给我们带来的兴奋感。不妨回想一下我们可能看过的任何协奏曲表演:独奏者面前没有乐谱,仿佛音乐是从他们的潜意识中不经意间流淌出来的。音乐仿佛在我们的眼睛和耳朵面前被施展了魔法, 它仿佛不再属于贝多芬或拉赫玛尼诺夫这些作曲家们,而是属于安娜·苏菲·穆特、玛塔·阿格里奇这些演奏家们。

然而,这种对“背谱演奏”的迷恋,并不是历来的传统, 而是始于弗朗茨·李斯特,在19世纪早期几十年的独奏音乐会中逐渐发展,直到正式形成音乐界的“社会风尚”。李斯特的钢琴演奏会,一直都是超凡脱俗的感官仪式,他的听众经常被他即兴/背谱演奏整场音乐会的卓越能力所吸引。

钢琴家斯蒂芬·哈夫(Stephen Hough)曾撰文叙述过这种“背谱演奏”的风尚。哈夫提到,“背谱”对李斯特而言是炫技,是自我展现,但对其他人来说却很可能是一种“冒犯”,例如"肖邦肯定不会同意背谱”——肖邦曾经严厉批评过自己背谱演奏的学生,指责他“傲慢无礼"。 毕竟在19世纪,职业演奏家们几乎都身兼“作曲家”的角色,而倘若不依靠乐谱演奏,通常意味着这位演奏者正在“即兴创作”。在这种社会共识之下,倘若凭记忆弹奏肖邦的圆舞曲,似乎是演奏者试图将那部杰作当成自己的作品。

由此可见,背谱演奏很可能会对作曲家造成相当大的“冒犯”。作为表演者,“竟然心血来潮就背谱弹我的曲子,假装是自己即兴”,这不得不说是对原作者莫大的侮辱。

另一个问题是,背谱演奏的作品,大多出自历史上著名的代表性作曲家,例如巴赫、莫扎特、贝多芬等人的笔下。这些作品早已得到古典音乐界的公认,听众们对其都非常熟悉, 演奏者纵使背谱也不可能给人留下“即兴创作”的印象,更遑论将这些经典作品“占为己有”。

然而如今的音乐会在经典作品的同时,也会安排当代作曲家的新作品。如果这些“新作品”也必须背谱,一方面会不可避免地牺牲当代作曲家们的权益,毕竟一些不仔细阅读节目单的听众或许会以为这是演奏者本人的即兴;另一方面也会导致部分“音乐细节”的流失,毕竟这些作品并非经常被演奏,演奏者所记忆的细节可能出现略微差错,导致听众所聆听的作品和作曲家的本意有所偏差。

倘若我们下次再看到独奏者们在舞台上看谱演奏,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们没有学好、没有背好这首作品—— 他们只是意图“重整”音乐文化,让它恢复到19世纪潜在的“创造性”状态,避免将每一个音符都事先固定在记忆的“陵墓”里。因此,在实际演出当中,“背谱与否”应当是演奏者的自由选择(尽管“背谱”本身是当代职业演奏家必须具备的能力)。